安庆在线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89|回复: 0

[饮食养生] 为什么三岁前的事,记不起来了

[复制链接]

4083

主题

4096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0451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

发表于 2023-11-25 06:52: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记者 邹晓菁

来源:光明日报
“为什么三岁前发生的事,怎么也记不起来了?”前不久,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爱德华·莫泽在某视频网站发布了一个科普视频,引发网友关注。大脑究竟是如何存储记忆的?为何科学界对记忆研究如此热衷?

“如果记忆是存在的,那么它就是无所不在的。”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脑认知与脑疾病研究所研究员王成说,“大脑中的每一个神经元及其环路都可能存储了记忆片段。记忆研究对于更好地认知大脑、开发大脑非常重要,对心理治疗也有很大帮助。”

1.三岁前的记忆,丢了吗

“为什么我们大多数人怎么也想不起来三岁以前的事情?为什么大脑要消除我们三岁以前的记忆呢?这段丢失的记忆去哪里了?”爱德华·莫泽最近收到这样一条私信,他特意把私信里提到的问题做成一条视频,对有趣的幼年健忘现象做了科普。

他解释道,幼年健忘现象是指人们很难提取三四岁之前的记忆,尤其是与自身经历相关的自我体验型记忆。“我们当时的确经历了一些事情,但却很难把相关记忆保存下来。有人声称他记得三岁以前发生的事,但真实情况是他们长大后通过父母或其他人的讲述重建了幼年记忆。只有极少数人会真的保存三岁以前的幼年记忆。”爱德华·莫泽在视频中讲解道。

为何三岁以前的记忆会丢失?

“因为幼年时大脑发育还不成熟。”王成从脑科学角度给出了解释,“我们刚出生的时候,大脑尚未发育完全。有些对记忆形成十分重要的大脑区域,需要随着年龄的增长持续发育。比如对储存记忆、巩固记忆、重新编码新记忆都很重要的海马体,它会在生命最初的三四年里快速发育。”

王成说,人类所有神经生理和心理现象的发生都有相应的物质基础,大脑中的神经元及其环路就是这个物质基础。幼年人类和动物的神经系统发育不完全,此时神经元的数目会不断增加,神经元之间的环路也不断发生变化,而神经元及其环路是记忆存储的物质基础。“当新的神经环路改变了旧有的神经环路时,之前神经环路上存储的记忆就有可能被改变或消除,幼年期神经元及其环路迅速变化且不够稳定,因而幼年记忆就很难存储。”因此,大脑本身发育不成熟是幼年健忘的一个重要原因,王成这样总结。

除脑科学领域外,其他学科的科研人员也尝试解释过“三岁健忘”现象。

“语言学家曾给出一个有趣解释。他们认为,语言是人类思维的工具,很多记忆都需要借助语言来组织、存储、提取和分享。婴儿和幼儿的语言能力尚未完全发展,可能以非言语的方式记忆事件,这使得他们成年后难以通过语言检索和回忆起这些记忆。”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严超赣说。

从心理认知角度来讲,人存储记忆还需要借助认知技能的发展,在严超赣看来:“自我意识和时间感的发展可能与记忆保持有关。在某些心理发展阶段之前,孩子可能没有稳定的自我概念或时间概念,这会影响他们记忆事情,不利于记忆存储。”

“还有一种学说认为,人之所以记不住幼年时的事情,是因为幼年期发生的事情对人的成长意义不大。比如,幼年时某一天吃了一个苹果、喝了一杯奶,这些事没必要记住。”王成认为,幼年期的人类和动物要做的,是在这些事例中抽象出一种对客观世界的一般看法,并保存在神经元及其环路中。“所以,人们虽记不住幼年期的具体事情,但其实已经开始形成对世界的抽象认知,并凭借其去判断、推理更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2.哪种记忆更容易被长久保留

对幼年人类来说,大多数事情不值得被记住,那是否也有值得被记住的事情呢?

“有一些幼年时发生的特殊事件会被记住。比如因吃了某种东西而呕吐,呕吐反应就容易被记住,因为这是一种创伤。创伤事件对人类成长有比较大的影响,包括应激反应比较强的母婴分离也可能被记住。”王成说,“成年后,人们未必会记得创伤事件发生的具体过程,但会记住当时的创伤反应。从神经生物学角度来讲,这是因为创伤事件发生时,人的应激反应会导致激素变化,这会对神经环路造成长期影响,而记忆就存储在神经环路上。”

创伤性记忆更容易被长久保留,那愉快的记忆呢?

“能激起强烈情感的记忆都容易被保留。”王成说,“强烈情感会增强记忆的强度和持久性。关于情感对记忆的调节,神经生物学和心理学的科研人员都对此做过研究,这跟大脑中一个叫杏仁核的脑区有关。我们可以把杏仁核理解为掌管情感的脑区,那么有杏仁核参与的记忆,一般会更牢固和持久。”

当然,人体是一个整体,情感活动不只和杏仁核脑区有关,就像记忆不只存储在海马体,王成向记者介绍,“海马体是我们存储和处理记忆的一个重要脑功能区,它负责整合来自感官的信息,判断哪些信息需要被记住。”

王成认为,不是所有的近期信息都需要被保存为长期记忆,至于哪个信息应被长久保存,这就是杏仁核脑区的工作了。“杏仁核脑区位于海马体正前方,它通过调节海马体的活动来强化强烈情感的回忆,创伤性经历由此被长久地保存在长时记忆中。”

“因为从生存角度来说,记住那些令人恐惧、悲哀、震惊的经历往往比记住愉快经历更有价值,更有利于我们的安全。患有创伤性应激障碍的人群就是他们的杏仁核脑区工作得太好,对悲伤、危险等记忆保存得太牢固,所以就容易一直陷入负面情绪中。”王成解释道。

形成长期记忆后,大脑会进行“分布式存储”,由于记忆的信息量太大,不可能只存储在一个脑区中,整个大脑的神经元及其环路中都存储记忆片段,王成形象地解释说:“海马体就像一个搜索引擎,或者说它是一个图书管理员,当我们想提取某段记忆时,海马体会帮我们搜索和提取。”

3.为什么记忆是不牢靠的

“众所周知,记忆是不可靠的。”王成说,“我们小时候背课文,就经常容易出错;回忆某段经历时,也常有细节偏差。根据这些经验都可以判断,记忆是不牢靠的。”

“我们回忆事情时,即便自认为对这段记忆非常清晰,也不太可能像看录像似的分毫不差。”严超赣说。

为何记忆是不牢靠的?王成解释,这和记忆的存储和提取方式有关。“我们对同一事件不同方面的记忆会被储存在脑内不同部位。当我们试图回忆这个事件时,海马体会将与其有关的记忆片段都提取出来,而后我们的大脑把这些不同部分重新拼接到一起。任何一点点信息的缺失,大脑都会自动去填补相关内容。这个过程完全是无意识进行的,经常会发生错误。”

王成提到,除极少数群体外,人们的回忆一般都是通过画面呈现。当回忆近期记忆时,往往是像看VR那样,以第一人称的视角沉浸其中,此时回忆中的细节很丰富,一切都栩栩如生,而此时回忆的准确度也比较高。而当人们回忆较久之前的记忆,比如回想小时候发生的一件事时,可能就是像看电影那样,以第三人称的视角回忆事件,此时回忆中的细节也不够丰富。

“当回忆的画面是以第三人称视角的方式呈现时,回忆的准确度就大大降低了,因为这已经是我们自己构建的一个场景了,我们会依赖当下的心境,给回忆中这幅画面添加或删除很多细节。”王成说。

4.研究记忆,究竟在研究什么

“记忆不牢靠的特性,当然有弊端,比如背单词、背课文等知识性记忆活动,如果想记得牢,就要一遍遍反复记忆。重复记忆可以加强与这段记忆相关的神经回路,进而形成相对牢固的记忆。”王成认为,记忆不牢靠的特性也有好处,比如对大多数人来说,他每天遇到的事有的重要、有的不重要,不必全部记住。不重要事情的记忆被大脑模糊处理,这也可以节省大脑的存储空间。

从心理学角度来说,科研人员也会根据记忆不牢靠的特性,制定一些心理治疗方案。

“与自身经验相关尤其是带有情感的记忆过程,与知识性记忆过程有所不同。回忆情感强烈的经历时,不是简单地回放一个内部录像,实际上是在重新构建那个事件,这段记忆有可能会在重新构建中有所更改。多次提取并整合一段回忆的过程,存在着重建出不一样记忆的可能。”严超赣说,所以乐观的人经常会淡忘一些痛苦回忆,或是将自己很快从痛苦回忆中抽离出来,用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态度看待痛苦或失败的过往事件。

而抑郁症患者,就容易陷入一段痛苦回忆不能自拔,他可能在一次又一次回忆过往时,强化痛苦的感觉,甚至增加回忆中的痛苦细节。严超赣说:“抑郁症患者对痛苦事件的回忆带有强迫性,他自己也不想回忆,但就是控制不住。他们还会陷入对消极事件原因、影响、后果的反复思考中。我们将这种反复思考称为反刍思维,这是抑郁症患者常见的心理现象和致病风险因素。”

如果对痛苦回忆的反刍思维现象很强烈,自己完全不能控制该怎么办?“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严超赣解释,“心理咨询中的一种常见方式是需要患者自己回想并激活一段痛苦记忆,专业人员会帮助患者在一遍遍的回忆中,多关注事件中的积极因素,进而淡化这段痛苦回忆对患者的影响。因为记忆本就是不牢靠的,为了更高质量的生活下去,我们有时可以有意识地改变它。”此外,心理学科研人员已经开始探索通过仪器研究抑郁症患者反刍思维的脑机制,并采用经颅磁刺激技术等物理干预,帮助他们阻断对痛苦事件的过多回忆。

也有一些人,对痛苦回忆的反刍思维现象并不严重,但也想生活得更积极,怎么办?严超赣建议,可以多接触一些正念心理学的知识,有意识地让自己多发现回忆中的积极因素;也可以做一些正念冥想的练习,当痛苦回忆袭来时,允许自己从沉浸式的痛苦体验中抽离出来,以不加评判的心态让思维只关注当下。

以第三人称的视角回看过往的痛苦经历,进而更客观地重新评价当时的事件,也对心理健康有所帮助。“快乐的回忆可以以第一人称视角再次沉浸式体验,痛苦回忆袭来时就要学会抽离,以第三人称视角辩证地回看,这时会发现这个事件也没有那么痛苦。”严超赣说。

“由于记忆的存储量太过庞杂,且一段记忆可能分布在大脑中很多地方,难以精确寻找,目前我们用仪器还不能直接提取一段记忆。但在未来,提取、删改、植入记忆都是有可能实现的。”严超赣告诉记者,目前这些畅想都还受技术所限。“但未来我们可能通过仪器为自己删除一些痛苦的体验记忆,甚至植入一些美好记忆,进而让自己变得更积极也更有动力创造美好经历,这是一件很有想象空间的事。”

(责编:孙红丽、李楠桦)

安庆在线网社区,争做最受安庆人欢迎的交流平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广告位|合作热线|小黑屋|手机版|安庆在线网 ( 皖ICP备16017945号 公安备案编号:34081102000310

GMT+4, 2024-2-28 22:44 , Processed in 0.109375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